如果植物會說話 | 聽說園林中有四位仙子

2019-09-25 14:38:53 | 來源: 2019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官網 | 責任編輯: 楊臻

你也許聽過國家寶藏為大家留下的留言,可曾想中國植物也有悄悄話對你說。

這次出場的植物們不是來自險象環生的大自然,而是來自園林。

園林,是植物,山水,泥土,樹木搭建的一個家園,不光是人居環境也是中國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一種方式。

荷花

嗨,我是荷花,想必大家一定是見過我的,或在小公園里,或在一方池塘,或在園林里。

我雖生長在水中,生長在淤泥中,但我對水和污染的拒絕是徹底的。我的葉和花表面密布一個個晶瑩的凸起。這些以納米為單位的小小乳突,就像一座座相連的小山峰,阻隔水的滲入。

當水滴落在荷葉上時,就會隨風滾落,順帶走了葉面細小的塵埃,確保葉面上的氣孔可以自由呼吸。

我的“潔癖”,被人們視作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是一種純潔的人格的象征。

因為人們的喜愛,我成為中國地域最廣額花卉之一,在每一個炎熱的夏季,占據了園林的中心。

園林無水不靈,而水無荷則不成景。我被中國的造園家成為“湖的眼睛”。大江南北,凡有靜水的地方,便有我的搖曳身姿。

蘭花

我本無心,開花為己,芳香為己。

我是蘭花,原本生活在潮濕幽暗的闊葉森林,在這里,遮天蔽日的喬木遮擋了陽光的直射,山泉水的流淌保證了濕度,微酸的土壤布滿腐朽的枯木,是我和真菌共生的天堂。

不一樣的是人們的目光。

在中國文人的眼中,我不以無人而不芳,是一種不向外界尋求認同的獨立精神。

中國文人將他們的精神寄托到我身上,帶我走出森林,走入私家園林。

為了讓我能更順利在園林中生長,人們總是不竭余力的復制森林的自然環境,并盡可能把環境微縮到小小的花盆中。

費勁心思的養育,我已不僅僅是一盆普普通通的花,我已經融入了中國人的精神世界,一代又一代的流傳,已然成為了一種文化,是中國文化中一個重要的精神符號。

梅樹

大約在七千年前,中國人就已經開始使用我的果實制作調味品、梅子酒等食用品。

但漸漸,人們看我也就不再僅僅是看一顆果樹,人們把他們的精神世界分給了我。

“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。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。”

人們將我花朵耐低溫的特性是“凌霜傲雪”的品質。越來越多的詩人,文人對我投入了美的情感。

到了宋朝末年,金軍壓境,漂泊無依的宋朝人遷徙到南方,一路上凄風苦雨,他們迫切需要找到一個象征,為國家的重建找到一個精神寄托。風雪中依舊盛開的我,在他們眼中就是逆境中的傲然風骨,就是動蕩家國中不屈的愛國人士的真實寫照。

如此我便被移栽到園林中,成為一種不屈精神的宣告。

菊花

秋天,園林里的大部分植物,正準備進入冬季休眠,而我盡可以一枝獨秀。

我便是菊花。

最早,我被人們栽種不是為了什么美觀,只是單純的指導農業的耕作,我的花開是秋天的象征。

但我的顏色是金黃色的,在農耕文明中,黃色代表土地,恰好皇家的衣服顏色也是金黃色,便被招納進宮,以此象征國家社稷。

據歷史記載,自明代起,北海公園就是專為皇家養育菊花的地方。

不光是中國的皇上,來自日本的皇室也分外喜歡我的顏色,在他們眼中,我的形狀就像一顆放射光芒的太陽,與日本天皇為“日照大神”化身的形象相契合。

我也就成為了日本的國徽。

我想我的意義已經超過了秋天的繁花一景,已經融入到了人們的文化中,有幸遇見詩人,遇見文人,他們將情感化為具象并以我為寄托,讓我得到新的意義,得到喜愛,可以入住園林,可以被照顧,被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。

生活在這片山水間的人是幸運的。植物之美啟迪了璀璨的文化,而這些珍貴的精神遺產,滋養這世世代代的的中國人。讓我們走進《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》第九集《園林》,看中國人的對植物的繾綣情誼。


《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》

播出時間:9月13日起每天20:00

播出平臺:央視九套、愛奇藝、咪咕視頻各大平臺

世園推薦
 
  • 園藝

    世園推薦——世園美家,美到不想走!

  • 活動

    世園活動——開幕式演出

  • 活動

    世園活動——揭秘"生態花車"

  • 景點

    世園景點——永寧瞻勝

  • 景點

    世園景點——世藝花舞

  • 景點

    世園景點——同行廣場

  • 景點

    世園景點——絲路花雨

 
排列三带线和值图走势图